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逍遥医妃:农门丑妇要翻身 > 第645章 我相信爱 大结局

第645章 我相信爱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儿就是三儿,不是妹妹。”
  
  盛宇卿便站起身来,淡淡地“啧”了声:“一胎是女儿,二胎是儿子,三胎也是儿子。媳妇说过,夫妻两都长得好看的,第一胎大概率会是女儿,这就很准了。那么,媳妇又说过,每一胎生儿生女的概率都是一半一半的。这样说起来,四胎再得个女儿的概率远比得个儿子大啊!”洛春花眨巴着眼睛:这老父亲怕是想女儿想疯了吧?肚子里这个都才五个月啊……“朕会努力的!争取来年得个女儿!”洛春花又翻了个白眼。盛宇卿自个儿给自己鼓励完毕后,这才将思绪拉了回来:“媳妇着急忙慌地赶来,是想让朕去去问一问云歌,他为何独活,而不是与二哥一同赴死?”“正是!我想了几天,终于想明白了听云为何会背叛我的原因……”盛宇卿接口道:“云歌给了听云保证,只要听云助二哥得了天下,他就不死!这就能解释听云背叛的原因了,可云歌的动机却又是说不通了。云歌早就悔悟,他明明是想让二哥败的!他如何会以性命要挟听云助他?这不合云歌性格。并且,上次朕见到云歌,云歌与朕谈话时,镇定如常,甚至十分平静求朕,让他给二哥敛尸。倘若他真是颠来倒去的小人,见朕时,必然不会那副样子。”洛春花听到盛宇卿的分析,整个人的精神都不好了——她只想到前头,却没想到后头。她茫然失措地仰头看着盛宇卿:“相公……”盛宇卿立即回到洛春花身边,再度蹲下来:“莫慌。朕将云歌请回来就是。你想问他什么,只管去问。”傻媳妇,明明听云对她的好,只是报恩,她却将听云视作同甘共苦的亲姐妹了!不过,虽然这样想着,盛宇卿却也如同洛春花一样认定,听云定是有苦衷的。虽然听云害得他与珊瑚演了那场戏,害得他媳妇遭遇大难,但也是因为听云,他与顾家明的计划才能如常进行。时间一晃,又是半月有余,又到年底了。这一年,是大盛历史中,排得上号的,极其困难的一年,但再怎么困难,在百姓心中,过年毕竟还是寄托美好愿望的一种方式。洛春花正坐在院中,看辛夷被红袖举着去挂红灯笼,阿璃则拍着手叫着:“红袖姨,我也要挂灯笼。弟弟挂完后,该轮到我了。”红袖已然是梳了妇人头,虽还是暴躁脾气,但眉目中已然少了些横冲直撞的风发意气,反而笼了一些妇人专有的温柔:“昭和公主且等等。”说罢,红袖又往洛春花那边看去:“娘娘,昭和公主近来越发有长姐的样子了。”“总是会长大的嘛。”暖春笑盈盈的:“昭和公主,来属下这边,属下抱着你。”“暖春姨伤还未好全,许是抱不动阿璃。”这时候,梳了妇人头的意欢,提了几只灯笼就走近了阿璃:“你想挂哪只?”“姨姨,我要这个。”阿璃得意得不行:“姨姨,我要飞到梁上去!”“好,姨娘带你飞上去。”阿璃笑得嘴都合不上。意欢脸上便也难得地显出笑意来:“暖春,你终于输于我一次了。”“哈哈哈,暖春,你也有今日啊!”初夏得意挑眉。暖春抿唇:“幼稚。”初夏撇嘴:“懒得理你。我去与娘娘说话。”于是,初夏又凑到洛春花身边,与洛春花开始碎碎念了起来:“娘娘,您真要让奴婢与暖春还有阿春同时出嫁?您身边不是我们几个在,我们不放心。”“你有心,便时常回宫来看看……”“奴婢才不呢。奴婢都与他说好了,成婚后,白日在凤仪宫当差,阿春也是这意思。只是,您身边没人守着,奴婢与阿春都不放心。娘娘,奴婢便不嫁了吧……”“说什么胡话?哪有不嫁人的?倒显得本宫的小气了。”洛春花将手合在初夏手上:“无事的,很快听云就会回凤仪宫了。”初夏怔愣着:这什么意思?“听云无罪了?”“自是无罪的。”洛春花微笑着:“本宫就知道,她是无罪的。”初夏见洛春花笑了,忙追着洛春花问缘由,又问听云何时会出尚方司。洛春花便道:“云歌的计而已。他以死要挟听云背叛,暴露本宫与天子的行事,其实只是想要让盛立恒完全信任天子因着顾家明一事对本宫心生龃龉。于此,盛立恒才完全信服了顾家明的反叛。”“云歌早就知道了?”“嗯,早就知道了。天下都被骗了,唯有云歌从一开始就不信,从一开始就在为天子与顾家明的计谋做推手。”洛春花也是没想到,云歌竟有这样的大智慧!那样一个美而柔软的男孩,竟有这样的勇气,将最爱的姐姐的性命参于到天下的博弈之局中!她见了云歌,问了云歌为什么相信盛宇卿不会宠幸旁人。那时候,云歌只笑着,眼里露出看破红尘与世事沉浮的寂寥和平静:“我相信爱。”洛春花当即就泪目了。她活了两世,竟还没云歌这个十来岁的少年看得开,想得深。也就是因此,她才会去章门关中,弄得如今时常要躺着养胎。听云出来后,脸上愁苦更深——她是不知情的,当云歌以性命相要挟时,她迟疑着应答下来。那时候的她,就是一心想死的。可结果,云歌是瞒着她的。她或者也算是被算计了,虽然云歌是以天下为目的来算计她,她终究还是为了弟弟的性命,害了娘娘!本来照着天子的心意,是想让云歌的功劳与她的死罪相抵的,可娘娘竟还想让她伺候。洛春花一心让听云重回凤仪宫中,然听云却是惶恐不安。听云求了又求,终于是与云歌一起,远离了京城。“相公,云歌可带够了银子?”“带够了。朕也指了密探,终生保护他们姐弟。”盛宇卿眼神明亮而威严,像是要穿过漫天的大雪,看向云歌与听云将要去的蜀地:“云歌不想享富贵,不想承功劳,朕也会让他一生衣食无忧!朕,永远不可能寒了大义之人的心!大盛的复兴,势必要全天下有志之人共同努力。”盛宇卿握住洛春花的手,另一手环住洛春花的腰身:“朕何其有幸,身边人尽是美好的人。”洛春花回握住盛宇卿的手,与盛宇卿四目相对:“臣妾也何其有幸,能与天子站在一起!”另一边,在遥远的越州。叶树和抱着叶惊鹊的安淑贞,并排坐在来泰酒肆里烤火。李胜志则扶着同样小腹微微隆起的叶别枝,往酒肆里走。李胜志问:“三皇子出生后,娘娘便要回龙泉镇看望岳父,可是真的?”“自然是真的。等会儿程程姐与若笙小姐要来喝酒,你若不信,便去问问她们。”李胜志笑着:“媳妇儿!你别这么凶,我就是问一声,真没你说的那样,又要借着娘娘立威,借着娘娘挣钱!我保证,我只当娘娘是我的亲表姐!”叶别枝瞟了眼李胜志,轻轻地呸了声:“想就想呗。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的表姐啊!您生完孩子后,便来久住吧。龙泉镇人都是平民,但却是您永远的娘家!您在宫中倦了,腻了,方便就请回来看看……也好看看我们的繁琐却又悠闲幸福的生活。如您之愿,承您之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